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砍掉重練

「砍掉重練」一詞最早是從線上遊戲流傳而來的,是一些角色扮演(RPG)的遊戲玩家經常會面臨到的抉擇。「因為培養的角色走錯了路,再練下去也不容易完成任務,那麼乾脆重新來過,尤其是指眼盲腦殘手殘的玩家將遊戲之中欲培養之角色變成廢人之情況!」國內學者顏宏霖(2007)曾如此生動的闡述「砍掉重練」的定義。
砍掉重練後雖可展開另一段彩色的人生,但並不保證不會後悔,結果搞不好會比原來更糟,所以在下決定之前務必三思。但能做出是否砍掉重練的決定畢竟還是幸福的,葉瀚中(2008)在其研究中就提到:「被人砍掉重練是一種失敗,自己砍掉重練卻是種勝利。」由此可見,砍掉重練並非利己又利人的一件事,進行前的確必須再三斟酌。
對於這個新名詞,目前也有學者貼切的運用在班級經營失敗的形容上,因為敗壞的班風如果持續下去不但會影響到學習,甚至打擊教師的士氣。輕則終日鬱鬱寡歡愁眉苦臉,重則呈現四肢無力瞳孔放大等假死狀態。目前正在帶班的導師李志軒(2008)就無奈的指出,如果今天就可以選擇將班級砍掉重練,他不會拖到明天。由此可以得知,「砍掉重練」在教育界有相當迫切的需求,這是值得教育高層必須密切注意的教育潮流,最好能即刻形成政策徹底落實到教育基層,解救為班風敗壞所苦的第一線導師們。

2008年5月26日 星期一

請投我一票!

一部在大陸禁播卻火紅的紀錄片,講的是武漢一所國小三年一班,初試民主滋味的班長選舉。走路工、眼淚攻勢、利益交換...民主背後的人性,在全世界大同小異,武漢小學三年級的三位班長候選人,還會使出什麼選舉奧步?(上文摘自天下雜誌)

2008年5月22日 星期四

暑期的活動

小學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你可以決定它的色彩。你們可以參加像日劇『女王的教室』阿久津真矢老師所安排的課業輔導,來個畢業前的課業衝刺,更也可以像電影『菊次郎的夏天』正男一樣,來個奇幻有趣的夏日旅行。請好好計畫安排,千萬不要蹉跎浪費囉!

新營市立圖書館2008Happy一夏成長營

南瀛天文教育-暑期「費曼天文科學營」活動

少年科技創作研習營(科6/10報名)

2008年5月21日 星期三

學生請聽我說

敢出「老師請聽我說」的作文題目,心臟一定要夠強,才能夠承擔擦槍走火的意外。的確,這篇作文的內容有許多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不僅有很多是我沒料想到的建議與批評,但讓我最驚喜的這篇作文是五年十班有史以來寫的最好的一篇作文,看來「積怨」已深,終於有抒發的管道。
我能接受大家的批評,也能從中得到改進的方向。請不要擔心我會做出秋後算帳或報復的舉動,但以就事論事的的態度,有許多需要提出來溝通的地方,我也該適時的說明。
首先是男生與女生的管教態度,我覺得自己沒有偏袒那一方。這一切都取決於你們自己的表現,硬是要把自己行為偏差的表現牽扯到性別之上,那也實在太牽強了。我常看到的情形是有人明明犯錯,不但不反省檢討自己,反而趕快拖別人下水,好像這樣自己就沒錯似的,這是很要不得的行為。如果就因為這樣處罰的怨懟,而批評老師對待男女不平等,那會讓人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至於捏男生臉一事,我自己也知道這不是一個很好的糾正的方式。對於一些累犯者,也已經無畏這樣的處罰,甚至還當成是一種享受。有人在文章中提出不喜歡被捏臉當成處罰,真是令我感到莞爾。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邏輯問題,既然是處罰一定事出有因,我又不是無聊以捏臉當遊戲,那誰叫你要調皮呢?一定是有人犯錯頂嘴或是講一些變態不禮貌的話,氣得我牙癢癢的時候才會有這樣的舉動。既然有人反應這樣的問題,我也會願意接受這樣的建議,開始調整自己的作法。
再來,換到我來說,請你們仔細聽好囉!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我的角色多重,但我一直盡力想扮演好老師這個角色,對你們有很多的期許,希望你們乖巧懂事、希望你們平安健康,這僅是我卑微的企盼。無奈我們班有先天結構上的問題,原因出在沒有一個足以帶動班級提昇的領袖人物,就像蜀中無大將,只好廖化當先鋒。如果班級有靈魂的話,我們班的靈魂是操控在一群幼稚的中堅份子,這群人似是而非的言論主導了班級的氛圍,這也就是我經常生氣的原因。就好像兩個人在搶方向盤一樣,結果就會橫衝直撞,不知要開往哪裡。五年十班就是這樣,除了排斥吳家惠這件事,很難找到一致的意見。
我不知道在這邊寫這些有什麼用,看懂的學生、有看的家長到底是多少?因為我最常聽到的是:老師!我看不懂你在寫什麼;老師!我媽說你很閒耶!;老師!部落格可不可以放一些遊戲啊?聽到這就令我頭冒三條黑線。
部落格的經營跟班級經營一樣必須全心的投入與付出,適時的正面回應會提昇彼此的參與。不過就目前的情形來看,就只剩我一個人自言自語,得不到一絲絲的肯定與回應。或許有一天我會寡不敵眾豎白旗投降,但我希望還能多撐久一點。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一些祝福和力量吧!我還要繼續奮戰下去!

2008年5月19日 星期一

爸爸的動物雜想

最近抱孩子時,我的腦袋一直不停地在轉。我在想這樣的動作,似曾相似好像在哪裡看過。想著想著竟然讓我聯想到電影『獅子王』中,小獅王誕生滿月的畫面。原來那澎湃磅礡的畫面,一直深植在我的腦海。

我不喜歡也不會稱呼自己的兒子叫『小犬』,因為那意味著我的兒子是一條小狗,有點自鄙的感覺,更何況我也豈不成了一條狗。俗語說:『虎父無犬子』,依此推論既然我兒子不是犬子,那我就是虎父囉!不對不對,如果老婆知道自己被我比喻成母老虎,鐵定發狠把我吃掉。你會好奇怎麼可能把自己的老公吃掉呢?可別忘了古有明訓:『虎毒不食子』,這可以用來象徵母愛的偉大,但卻沒有說『虎毒不食夫』啊!

回歸主題,那我到底是哪種動物啊?是獅子?是小狗?是老虎?或者以上都不是,會不會想太多的我原來只是那隻抱起小獅王的老猴子呢!(一陣寒風吹過)

喔!記得穿件外套,我又在爽冷了!

2008年5月16日 星期五

從自治市長選舉結果看班級團結!

請這十三位很有自己想法的大哥、大姐們,利用意見迴響的方式表達你們的對這件事的看法。不要說我太霸道,字數不限制(要超過五百字),時間不拘(要星期一之前),這樣開放的方式夠民主了吧!

2008年5月9日 星期五

2008年5月5日 星期一

誕生

五月一號
Am 8:00
手機猛響,那時的我正忙著處理五年級的說故事活動。麥克風又出問題了,這不是第一次了,每當我急得像熱鍋上得螞蟻時,小黃麥就會跟我開玩笑,上次是和教授meeting,這次是老婆生小孩。
Am 9:00
老婆已經被推進待產室,心想既然開始陣痛,而且早就決定要剖腹生產,擇日不如撞期,乾脆早點動刀算了。沒想到醫生表示早上還有門診,加上天才的老婆早上還吃了早餐(依據醫生的說法,開刀必須空腹六至七個小時),只好先開安胎藥,把陣痛狀況穩定下來要緊。
Am10:00
岳母大人來電表示剛剛請人看過黃曆,建議開刀的時間最好選在十一點到下午一點之間,這樣小孩的命格會比較好。我只好硬著頭皮請護士向醫生微婉地轉達這個請求,沒想到又被打回票,理由是空腹時間不夠,最快也要下午三點才能開刀。開刀有那麼難嗎?我記得怪醫黑傑克開刀都沒有這麼麻煩耶!

Pm1:00
此時老婆只能痛苦的躺在床上捱時間,心裡還為吃早餐一事感到自責,眼淚不禁留了下來(其實是被我氣哭的),護士每進出一次她就急忙擦一次眼淚,眼尖的護士發現後還好心地安慰她不要難過,生孩子沒什麼好緊張,忍一下就過去了。坐在一旁的我只能尷尬的陪不是,生怕被發現是我闖的禍。

Pm3:00
老婆肚子又開始陣痛了,子宮收縮的厲害。護士卻表示目前沒有開刀房,還要等一等。醫生又開了第二次安胎藥,希望能再緩一緩,拖到有空的開刀房。第一胎原本要自然產,卻因為胎兒呼吸窘迫的關係臨時決定以開刀剖腹的方式生產。也就是因為第一胎是開刀,一般而言為了減少生產的風險,第二胎通常也會用開刀的方式,原因是為了避免之前的傷口爆裂,造成胎兒與孕婦的傷害。

Pm4:00
都快四點了還是等不到開刀房,老婆已經痛到幾近捉狂,哀號聲一次比一次大聲,此時羊水破了,肛門還有異物感。我急忙衝去找護士,趕快請醫生來幫忙。醫生一來研判不能再拖了,直覺必須以自然產的方式接生。這真是一個荒謬的決定啊!第一胎本來要自然產,卻是開刀產,第二胎預定開刀產,最後卻變成自然產,這樣的結果真是令我感到無言啊!兩個姐弟都超有個性的,不按牌理出牌天生反骨的酷樣,真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Pm4:30
在產房外苦等了近二十分鐘,心裡焦急到不行。腦海中開始幻想一些奇怪的畫面,尤其和連續劇的情節產生了連結。心想待會的過程應該是這樣的,醫生會慢慢走出來然後拿下口罩笑笑的對我說:恭喜你啊!李先生,是個男生哦!這時我要做出喜出望外的表情,然後接受所有護士們的恭喜。但事實上卻不是如此!護士們自顧不暇的討論要叫哪家的飲料,根本無視我的緊張與等待。直到四點半才通知我穿起隔離衣進去產房看老婆和小孩。

未完待續………